陈律师:
Previous Next

社会法制

时间:2019-07-24

原标题:被喊作“人贩子”,25岁小伙家门口被打进ICU,并下了病危通知书

提起人贩子,大家都会对他们深恶痛绝,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这种情况减少了很多,不过如果一旦市民听到“偷小孩”三个字时,估计都会怒上心头,不问____就殴打,但是有时候还是需要保持理智的。最近一小区市民就因为听到“偷小孩”后,把小张直接打进了ICU,一起看看吧!

前两天在龙泉驿区溧阳小区聚集了不少居民,就因为本月11号晚上8点过发生在小区门外的一件事儿。据小区业主介绍事发小伙(小张,25岁)在逗一个小孩玩,小孩爷爷从电梯出来大吼一声有人偷小孩,周围的人都站了出来,在____的群众就蜂窝而上,对小张就行殴打。

展开全文

小张的朋友介绍在打的时候有人劝,一老婆婆和保安说这个人他们认识,可以用人头担保,小伙没有偷小孩,但是打人的人一直没有停手。采访过程中,几乎没有人能说出小张被打了多久,大伙只知道当人们停手后,小张被送进了ICU,甚至还下了病危通知书。

小张的表妹介绍表哥只是喜欢逗小孩玩,可能当时只是逗小孩玩,却被小孩的爷爷误认为偷小孩。利用大家痛恨偷小孩的心理,诱导大家对他____。小张的父亲更是十分心痛,他表示当时儿子被人用皮带捆住双手殴打,送进医院ICU后,脾脏切除了,肋骨也被打断两根,所提供的照片也是医生发给他的,医生不让进。

据了解小张在附近一家洗车场工作,小的时候因为成长环境的原因落下了精神残疾,间接性的精神分裂。但小张的精神残疾并不会造成任何不利于第三方的影响,偶尔犯病也在药物和家人的掌控之中,平时发病的时候就去睡觉或是走过去走过来,从来没伤过人。

小张的弟弟觉得即便是偷小孩,作为个人来说没有权利去打人的,可以将其控制起来等待民警去处理。事后打人者都散去,而当时小孩及家长和小张住在同一个小区,事后也再没有露面。记者试图去找当事小孩及家长了解更多情况,但因为没有人知道其相关信息,最终无果。

小张家属说,虽然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此事,可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是医院的医疗费,当天住院就花了有1.7万多,不包括做手术的近3万块钱的费用,后续每天在重症监护室里面,每天得高达1万多块钱的医疗费,不包括手术费,现在基本上就花了六七万(5天时间)。

小张的父母是普通打工者,他们心中自然是希望引发以及参与这件事的人能站出来承担责任!那么小张被打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关键证据是小区监控视频,随后记者来到了小区物业办公室了解情况,工作人员表示前段时间高空抛物比较严重,摄像头只射到楼上。

而事发当时的保安向记者描述了当时混乱的场面,当时他下去的时候,小张已经被人摁倒地上了,他就问大家报警没,大家说报了,他就说报了警就不能打了,但那时根本挡不住,直接把他也按翻后也对其殴打,当时太混乱了。

案发四天后,小张家属亲朋以及一些认识小张的居民都希望警方的办案能快一些有结果。片区民警也来到现场协调,于是便有了开头的一幕。随后小张家属随警方去到了溧阳社区居委会办公室协调此事。而记者则电话采访了龙泉驿区同安街道办残联负责人了解小张的残疾情况。

负责人表示小张是精神残疾4级,在他们那里,1、2级属重度残疾,3、4级属轻度,如果小张吃药控制的话,就属于正常人,发病的话就跟正常人不一样了,小张的家人也没给他们反映过有什么不正常反应。此时的小张还在医院ICU病房内,因为每天只有一个固定的探视时间,截至发稿时记者都没能见到小张。

那么如果小张是被冤打的,小张家属又该如何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呢?龚律师表示小张已经住进了ICU,从伤情的角度来讲已经打得非常严重了,从刑事犯罪上面来讲说,这次的情况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在此情况下,民事赔偿就没有办法单独的脾提起,所以一定要等到刑事侦查以及刑事审判有结果之后,附带提起民事赔偿。

但是因为涉及到打人众多的情况,所以一定要等公安机关先调查取证,先查清楚,究竟小张家属在这次事件中要承担多大责任,以及这群打人的这帮人究竟有谁,打的力度有多大,谁煽动了这些群众,每个人负责的责任有多少,才好确定最后谁来承担刑事伤害的责任以及民事赔偿具体数额。

小编表示,市民热心是好事,但不能头脑一发热就往死里打吧!到底是对人贩子痛恨还是觉得打人很爽呢?即便痛恨,稍微打几下等警方去处理即可,现在打错人了,老人家属也不敢出面了,希望案情早点水落石出,给小张以及其家人一个交代吧!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

  • 陈律师
  • 咨询手机:
  • 微信号即手机号